苍烟承夏

【安雷】骑士的野望

阅文请看:

  • 一见钟情痴汉安迷修X狂霸酷炫拽雷狮

  •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甜死人不偿命!

  • 首次发文请多指教,偏原著设定。

  • 私设安迷修跟师傅修行时已经在使用双剑(但不是冷热流),但雷狮的武器是在凹凸大赛中才分到的锤子,之前啥武器都能用而且自带发电技能WW

  • 以上。

    -----------------

  雷王星的附属度假星球

     刚与海浪搏斗结束,在海边的沙滩上休息的雷狮被陌生人搭话了。他穿着紧身的上衣和沙滩裤,腰腹勾勒出结实的曲线,旁边放着一块印着闪电纹样的冲浪板,为了方便行动,雷狮不仅没戴自己最喜欢的头巾,更没带上随着皇室度假出来负责安全的一大堆护卫和侍女……冲个浪还得一群人在边上看着多膈应。

    但是没有手下在身边有些事就会毫无阻拦的找上门来。

    “那个,你好,我叫安迷修,是个骑士,可以认识一下吗?”棕发的少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出一只手。

    “我可没见过你这样的骑士噢。”雷狮没有理会安米修伸出的手,他眯了眯眼打量着这个过来搭话的人,长得倒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白色衬衣在海风的吹拂下偶尔贴过身体露出肌肉的曲线。

    “啊虽然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一匹像样的马,”安迷修像是陷入了什么崩溃的无底洞,背景似乎出现了一瞬间的黑洞,“不过,就算没有马我也是正义的骑士噢。”他望向雷狮幽紫色的眼睛,碧色的眼瞳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反射出跟太阳一样一样炽热的温度。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挑起了一个笑,“有意思,不过真不巧,本大爷最讨厌正义的伙伴了。”正义的骑士?就像他那位兄长身边那的群蠢货一样吗?可惜他向来对这些人抱以最大的恶意。——因为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无趣了。

    “欸?!”居然被讨厌了?!!他这款的已经不受欢迎了吗??安迷修感到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没,没关系!”心里的小人拍了拍胸口给自己鼓劲,他一定可以追到这个人的。

    但是雷狮已经感到无聊了,他拿起自己撑在地面上的冲浪板就要往回走,不理会安迷修好像又遭到了一次暴击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既然都是朋友了,可以告诉我了吧?”——但是安迷修还是跟了上来。雷狮眼睛上挑的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角,这个人真烦啊……“你没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本大爷对所谓‘正义的骑士’也不感兴趣,再跟上来,就干掉你噢。”指尖一弹,安迷修感到侧脸一痛,耳边的几根头发已经电焦,散发出了蛋白质的味道。

    ‘好痛!哇,这个人好凶啊但是,但是,他,他,他,他………好帅啊!!!!’安迷修心里的小人疯狂大叫,他只感觉自己的血液全都一瞬间涌上大脑,脸颊的刺痛在隐隐发烫,心脏疯狂的跳动着,好像下一秒就要巴不得从胸膛里跳出来,粘上那个黑发的青年。妈妈!!我恋爱了!!!安迷修感觉自己灵魂中有什么在呐喊着,跃动着。

    啧……雷狮看见安迷修像是被吓傻了一样愣着不动,无趣的收回笑容,继续往回走着。那个愚蠢的兄长不知道在干什么,来到这里都好几天了……他什么时候能忍不住?啊啊啊,真有意思,希望能给他找到更好的乐子。

    直到雷狮的背影消失不见,安迷修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干了什么。等等,他的名字!他还没告诉我!!!我刚刚都做了什么??

    安迷修:生无可恋。

    雷狮回到为各位皇子准备的度假别墅时,毫无意外的看到卡米尔已经在等着自己了,雷狮示意卡米尔先到书房,自己先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卡米尔,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雷狮坐在书房的长椅上,懒懒的问着,稍许水珠顺着发梢低落,在精致的沙发绒上晕染出一片深沉的颜色。

    卡米尔点点头,把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递给雷狮,雷狮接过纸张,扫了一眼便挑出一个嚣张的笑容。洁白的纸中,一艘巨大的战舰跃然而上,锐利的边角和巨大的迫击炮似乎在向着世界狂妄的叫嚣。

    “终于……我的雷狮海盗船!”雷狮露满意的笑容,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干的好!卡米尔,既然一切都准备好,就要看我那个大哥能忍到什么时候了。”他胜券在握,“那么接下来依旧按计划行事,卡米尔,你负责把雷狮海盗船藏在这个星球的港口下面,随时做好接应准备,只要我给你发出信号,就马上过来接我!”

    卡米尔点点头,激动的回答:“是!”

    雷狮手中迸发出几缕电光,手中的纸张染上焦黑,逐渐化为灰烬。打开窗,他将手心摊开,微凉的海风吹过将灰烬带走,仿佛溶解在空气中。雷狮看向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里明亮的灯火,讽刺的笑了一声,就不知道他这个皇兄什么时候动手了。要是他真的这么能忍,那不如自己先发制人。

    雷王星的王室争端逐渐浮现出水面。

    安迷修从没想到他会在这样一个场景再次见到雷狮。在他的幻想中,他应该在几天的沙滩等候之后再次遇到了他一见钟情的人,并且成功的询问到了他的名字,从此谈谈恋爱聊聊情,最后走上人生巅峰走向婚姻殿堂。但是现在他一见钟情的心上人不仅没告诉他名字,还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抵在凹凸不平的海岩上,凶狠的瞪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人道毁灭。

    是不是谁的剧本拿错了啊!安迷修在内心崩溃的喊道,说好的偶遇不是这样的!

    今日安迷修早早的出门跑到海滩去蹲他的梦中情人,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却突然开始打起了闷雷,雷声越来越大,乌云开始覆盖火热的太阳,倾盆大雨毫无预兆的落下。安迷修只好就近找了个在海滩附近,平时供游客游玩的海岩洞窟避雨。没想到他刚走进岩洞,就被一股大力撞击在岩壁上,他的梦中情人掐着他的脖子,紫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他,眼尾上挑,瞳中似乎随时能迸发出尖锐到刺入他心灵中的闪电。

    “我,我只是来避雨……”安迷修弱弱的给自己解释,双手上举表示投降,他也紧紧的盯着雷狮的脸,那样的目光让雷狮觉得好像会被什么吞噬一样。

    “啧。”雷狮扫过他的周身,确实没发现什么武器,他放开安迷修,并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你……”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雷狮触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镇着他胸腔里直跳的心脏和发干的嗓子眼。

    他看向雷狮,眼前一亮。雷狮头上扎着长长的印着星星的白色头巾,穿着白色的短袖外套,领口没有拉实,安迷修看到了里面贴身的黑色紧身背心,将锁骨的形状毫无保留的勾勒出来,让他喉头一动。视线往下移动,安迷修目光一凝。

    “你受伤了?!”看见雷狮后腰漫出的一片血迹,安迷修惊讶又担心的喊出声,“你需要治疗,我带你去……”

    “闭嘴!”雷狮打断了他。他看向岩洞外淅淅沥沥的雨,目光暗沉。他知道那个蠢货大哥沉不住气,自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却没想到还是被阴了一把。感受腰间不断传来的痛感,雷狮表示非常的不开心。

    信号已经发出去了……接下来只要找机会突破港口……啧,血好像流的有点多了……

    雷狮看向那个差点要被他揍一顿的倒霉蛋,那个自称正义的骑士的家伙。安迷修此刻有点坐立难安,他担心雷狮的伤势,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喂,你。”雷狮朝安迷修喊了一声,他想了一下,倒也真记起了这人的名字,实在是前几天安迷修疯狂的自爆家门令人印象深刻。“安迷修?”

    安迷修觉得自己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击中了。

    “我在。”他答道,“我有什么能帮你的,你尽管说。”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他开口了,他就去做。谁让他喜欢他呢,正义的骑士默默的在心里说。

    “看起来你还挺能打的,那么,去帮我解决一些杂碎怎么样?我要到港口去。”雷狮朝安迷修勾起唇,自诩为骑士的家伙,应该多多少少有点用处吧?

    “我知道了。”安迷修一口答应。“那么就让我掩护你吧。”顿了顿,他真诚的看向雷狮:“我不会让你再受伤的。”

    雷狮被那样明亮炽热的目光看着,突然好像被什么烫到一样,他移开脸,“是吗。”

    突破港口的难度比想象中难得多,雷王星的大王子好像要将兄弟赶尽杀绝,重重武装的私卫将港口严严实实的包围了起来,每个可以通过港口的地方都围上了尖锐的蒺藜,当真是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你为什么会被通缉啊?”安迷修和雷狮躲在港口的货物堆背后,安迷修问道,他想如果雷狮到最后还是不愿意告诉他自己的名字的话,他回头就去查今天谁被通缉,总能知道这人藏得死死的名字。

    “当然是因为有人看我不顺眼。”雷狮嘲讽的说道,指尖摸过腰腹,被偷袭而受伤的后腰已经用绷带临时包扎,这绷带是安迷修随身带在身上的,尽数贡献给了雷狮。雷狮撩起衣服包扎的时候,安迷修的目光像是要把雷狮洞穿。又以一缕被电焦的头发为代价,安迷修悻悻的捡回了一条命。

    “喂,准备好了吗?”

    “交给我吧。”

    重重铁卫包围的港口,大门四周都打着明亮的灯光,将任何一个角落都阴影都消除殆尽,不给人任何藏身的余地。

    手持双剑的正义骑士在一片白色的灯光中闪亮登场。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

     “喂,小子,赶紧离开这里。”

    骑士的宣言被无情的打断,安迷修叹了口气,看向警惕的朝他包围过来的卫兵。

    “正义的骑士,安迷修,要上了!”

    持着双剑的手渐渐握紧,安迷修摆出进攻的姿势,步伐不停的冲向卫兵,双剑一挥,便有一个卫兵倒下,“安心吧,他并没有死。”就算他已经决定要帮自己的梦中情人突破港口,但是也不会滥杀无辜。

    但一个又一个的同伴倒下无疑使皇子的卫兵们方寸大乱。

    雷狮趁着卫兵混乱的一瞬间冲了出去,几个跳跃就穿过了包围圈,往港口深处跑去。安迷修陷入了正牌骑士的包围圈,忠义的皇家骑士们已经认出了被他们防备的“通缉者”,并将安迷修归为三皇子的同伙。

    既然梦中情人已经进去了,那么自己当然也要马上追上去啊!他还没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呢!

    一往无前的追求正义,也要勇敢的追求爱情!!!

    几个翻滚找到阵型的死角,安迷修脚底像抹了油似的,就这样溜出了包围圈,朝着雷狮的方向追去。

    雷狮被堵住了。

    他的兄长穿上了他最精贵的盔甲,死死的堵在去往飞船停泊处的必经之路上。看见雷狮的身影,目光满意的扫过他被鲜血浸红的衣角。啊,他这高傲冷漠,总是不可一世的弟弟,我现在就让你明白,谁才是雷王星最后的继承人。死在这里吧,雷狮!

    该死。

    雷狮在心中暗骂,后腰的伤口剧痛着,要不是之前中了暗算,区区蠢货王子又怎么拦得住他。雷狮面上不动声色,朝着兄长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嚣张的舔了舔唇,掌心渐渐开始凝聚电光。自己受伤了又如何,就算是天,他也能踩在脚底下!

    凝聚着雷光的拳头重重砸上铠甲的关节,交锋正式开始。

    安迷修见过肆无忌惮驾驭海浪的雷狮,见过不理会自己搭讪冷漠的走开的雷狮,见过受了伤藏匿在岩洞里狼狈却仍然高傲的雷狮,现在,他见到了战斗中,环绕着雷光,整个人就如一道狂雷般向敌人轰炸而去的雷狮。

    妈妈,就是他了。安迷修想。

    就让这道雷电将我化为灰烬吧。

    骑士加入了战局。

    穿着铠甲的皇子嘴角的笑意渐渐消磨干净,他本实力不如雷狮,好不容易收买了从小伺候雷狮的侍女阴了他一把,以为终于能把这个讨人厌的弟弟干掉,没想到他竟然这么难缠。而且这是谁……他看向手持双剑的安迷修,他也是三皇子的狗吗。

    还挺有能耐的嘛。

    雷狮看向安迷修,不经意间和他的目光对视。

    骑士的目光炽热而真诚,像是把自己的心掰开,堂堂正正的摆在了雷狮的面前。雷狮没有回避安迷修的目光,但也没有任何回应,他重新看向自己厚颜无耻的兄长,似乎在嘲笑他的失败。

    什么啊,真是任性的人。安迷修盯了一会儿雷狮,突然笑了。没关系,总有一天他的眼里会只有自己的。

    安迷修用他精湛的剑术拖住了雷王星的皇子,但那厚重的铠甲似乎都抵挡不住安迷修锐利的剑锋,安迷修手中的剑就像携着流光的彗星,将他的一招一式防得严严实实。

    “我无意伤害你,但是,我必须让你留下!”正义的骑士这么说。

    狗吗?不止吧?这个眼神……皇子内心发出嗤笑,那样性格糟糕的弟弟竟然被人这样狂热的追求着。他忽然有些怜悯这个阻去他去路的人,可惜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子最不屑的就是与正义为伍,这个人永远都走不到他心底去。

    飞船港口传来巨大的轰响,红黑相间的威武的战舰渐渐升起。

    透过落地窗,皇子看到雷狮堪称狂妄的笑容。竟然还留着这一手?看来他这个弟弟也是早有预谋。啧,不过总有一天,他会死在他的手里。

    飞船泛着金属冷光的巨大炮口对准了皇子和安迷修战斗的地方,火星在炮管深处闪烁。 皇子最后还是放过了安迷修,飞快的撤离,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弟弟会在乎这个傻子的小命,自己再呆在这,绝对会被一炮轰掉的。

    强敌退去,安迷修松了口气,当窗外飞船升起的那一刻他知道雷狮已经安全逃脱

    ——当时心底竟然满满都是高兴。自动忽略了雷狮可能把他跟兄长一起轰飞的可能性,安迷修突然想起来自己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他还没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正义的骑士,猝。

    因为雷王星的皇子突然大张旗鼓的封锁了港口,在这个雷王星附属的度假星球中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只是消息很快被封锁,对人们造成的损失也很快得到了补偿。安迷修被皇子殴打出的一身伤竟然被认为是由士兵引起的骚乱而波及的伤害,不仅在度假星上的一切费用减免,甚至还得到了一笔补偿费。

    于是绝望的在沙滩上晒太阳的安迷修,又碰到了他的梦中情人。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安迷修看见雷狮的时候整个人都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雷狮面前,伸手就揪住了雷狮的衣角。

    “喂,放开啊。”雷狮面无表情,但是看到安迷修狼狈的样子仍然没忍住透露出眼中的笑意。

    “你,你还没走啊……我以为,我以为你已经……”

    “走不走是本大爷的自由吧。”雷狮说。安迷修注意到雷狮身上诸多的小伤已经好了,身上也闻不到药物的味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雷王星的皇子阁下正在全力通缉“罪犯”,不惜封锁了好几个运输星球的港口,却没想到他仍然逗留在这颗度假星上。

    “我,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哦,雷王星的三皇子阁下。”安迷修笑着对雷狮说,他不知道为何皇子兄弟间要互相残杀,但是涉及到能让兄弟反目,不外乎就是争夺王位的继承权。

    如果他当上了雷王星的王,那他安迷修拼死也要挤进王妃的候选里!!!!

    “哈?”雷狮挑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谁告诉你我是雷王星的三皇子了。”

    “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我是雷狮海盗船的船长,雷狮!”

    安迷修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尽管这位天使在别人的眼中是百分百纯种的恶魔。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对爱人,

      ——至死不渝。

    “那我的船长大人,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如何?什么时候需要我为了你去死的时候,请务必告诉我一声喔。”

    回答他的是雷狮身后轰鸣而起的飞船。

    “我说过,我最讨厌的就是正义的骑士了。”

    生无可恋的目送雷狮海盗船瞬间化作天边的流星,安迷修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真是,任性的海盗头子!



用逗川的方法开始开心的玩起了尸体(ಡωಡ) 好像偶然弄到的效果还不错??
好吃(「・ω・)

新来的小姑娘莲蓉包本来还遭到小哥哥们的试探和警觉。但是她感冒了之后,两位小哥哥叉烧包和小笼包就默默的把她圈了起来(*/∇\*)